苏莱曼尼之死急剧恶化中东局势

文章正文
2020-01-08 11:33

苏莱曼尼之死急剧恶化中东局势

1月3日,美军火箭弹袭击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国际机场,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“圣城旅”指挥官卡西姆·苏莱曼尼在袭击中身亡。由于苏莱曼尼在伊朗国内地位极为特殊,此次事件在美伊两国和国际社会均引发极大震动。当地时间5日晚,伊朗媒体援引伊朗政府声明称,伊朗的核计划将不再受到任何实际限制。同日,特朗普警告称,若伊朗攻击任何美方人员或设施,美方将对伊朗重要目标实施“迅速和猛烈”的打击。未来,中东地区局势或将更加复杂。

这次捅了“马蜂窝”

作为执行海外特种作战行动的“拳头部队”,“圣城旅”在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中的地位极其重要。作为“圣城旅”的指挥官,苏莱曼尼少将在伊朗国内享有“沙阿”(波斯语“国王”)的待遇。美军认为,在伊拉克战争爆发后,苏莱曼尼领导的“圣城旅”向伊拉克反美什叶派武装传授简易爆炸装置制造技术,造成大量美军伤亡,“在伊拉克阵亡的4000余名美军官兵中,至少有600人死于苏莱曼尼之手”。

考虑到苏莱曼尼在伊朗国内的影响力,无论是美国前总统小布什还是奥巴马,任内均不同意授权“定点清除”苏莱曼尼。2019年12月27日,伊拉克北部基尔库克附近一处军事基地遭火箭弹袭击,造成1名美国军事承包商死亡及多名美国军人和伊拉克人员受伤。美军认为,此次袭击事件的幕后黑手正是苏莱曼尼领导的“圣城旅”。31日,数百名伊拉克示威者冲击位于巴格达的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,美国政府认为苏莱曼尼是此次事件的幕后主使。

2020年1月2日,特朗普决定采用极端方式(即袭杀苏莱曼尼),“五角大楼的高级官员们对此决定感到极为震惊”。1月3日凌晨,在掌握确切情报的前提下,美军向在巴格达国际机场的苏莱曼尼与伊拉克什叶派民兵武装“人民动员组织”副指挥官穆罕迪斯乘坐的汽车发射火箭弹,造成两人死亡。

国际国内齐声谴责

作为一个“死亡和活着都一样危险的人”,苏莱曼尼是美国1943年杀死偷袭珍珠港事件主谋、日本海军大将山本五十六以来,袭杀的最高级别外国军事指挥官。从当前的情况看,此举引发国际社会及美国国内较为强烈的谴责与不满。

一是伊朗发誓报复。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称,“强硬复仇”将等待着杀死苏莱曼尼及其同伴的“罪犯”。伊朗总统鲁哈尼表示,美军袭杀苏莱曼尼是美国针对伊朗犯下的“严重罪行”,美国为此将遭受长期后果。伊朗外长扎里夫表示,美国的“国际恐怖主义”行径是极其危险且愚蠢的升级局势的行为。

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海军司令阿里·坦吉西里表示,伊朗已做好充分准备,迫不及待地想报复敌人。“圣城旅”新任指挥官伊斯梅尔·卡尼向美国发出警告称,“你们将会看到美国人的尸体遍布整个中东”。此外,伊朗多个城市和省份爆发了大规模反美游行示威活动。

二是各国呼吁克制。在美国袭杀苏莱曼尼之后,中国、俄罗斯等国积极开展斡旋活动。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应约同伊朗外长扎里夫通电话,敦促美方不要滥用武力,通过对话寻求问题的解决。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与伊朗外长扎里夫通话时表示,美国的空袭行动严重违反国际法基本准则,将导致当地新一轮紧张局势加剧。

法国总统马克龙也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通电话,两位领导人呼吁中东有关各方保持克制,防止地区局势进一步升级。英国外交大臣拉布表示,英国呼吁各方降级冲突,“进一步冲突不符合我们的利益”。叙利亚、卡塔尔、黎巴嫩等国外交部也发表声明,呼吁美国和伊朗保持克制,避免中东地区陷入暴力循环。

三是国内讨要说法。对于袭杀苏莱曼尼的做法,美国国内多数人士对此持保留甚至否定态度。部分军方人士认为,美国袭杀苏莱曼尼的情报依据十分“薄弱”,所谓暴力行动构成的“威胁”并非迫在眉睫。

民主党人则对特朗普“先斩后奏”的方式极为不满,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表示,袭杀行动并未获得对伊朗使用武力的授权,也没有跟国会讨论,“特朗普政府的挑衅性军事行动将继续置美国军人、外交官、公民和我们的盟友于危险境地”。美国70多个城市近日也爆发大规模游行示威活动,抗议特朗普政府袭杀苏莱曼尼的做法,要求美军从中东撤离。

中东局势前景堪忧

关于美国袭杀苏莱曼尼的主要目的,美国中央情报局前局长戴维·彼得雷乌斯在《外交政策》杂志上刊文称,特朗普希望通过杀死苏莱曼尼来帮助“重建(对伊朗的)威慑”。不过从目前的情况看,美国的战略目的并未实现。

一方面,美国的做法不“合情”。与美国军方和媒体极力刻画的“屠夫”形象不同,苏莱曼尼在叙利亚、伊拉克的反恐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,在伊朗国内也深受尊敬和爱戴。袭杀苏莱曼尼的做法不仅没有获得国际社会赞许,反而引发伊朗、伊拉克等中东国家新一波的反美浪潮。

另一方面,美国的做法不“合法”。在第三国领土上袭杀伊朗高级将领的做法,是赤裸裸的霸权行径。美国此举不但未能向伊朗和中东其他国家“立威”,还“越过红线”,“必须要面对严重后果”。正如美国《华盛顿邮报》所评论的那样,特朗普已将华盛顿推向“最危险的地区局势”。

苏莱曼尼之死对美伊关系及中东局势的影响在短期内还将持续发酵。美国当前已要求在伊拉克的美国公民尽快撤离,并紧急向中东增兵3000余人,特朗普也威胁称,“如果伊朗袭击任何美国人,或美国资产,美国将对伊朗的52个目标实施迅猛打击”。

外界普遍认为,出于国家尊严和现实利益等因素考量,伊朗未来可能会对美国海外人员或资产发动有限规模的攻击。双方的对抗博弈能否维持在可控范围内,有待进一步观察。

(责编:陈羽、岳弘彬)

文章评论
标签
热门文章